开幕式三度易手赛程几乎难产中甲在一系列麻烦

  3月2日,2019赛季中超联赛在深圳大运会中心开幕,但坐在看台上的中国足协官员们内心却五味杂陈,原因很简单:中甲联赛首轮一周后就将打响,但直到那天,他们还不知道中国职业足球次级联赛的新赛季开幕式会在哪里举办。与正试图打造“世界第六大联赛”的中超联赛不同,自上赛季结束后,中甲诸多俱乐部就被各种麻烦缠绕。作为基石的中小俱乐部集体陷入生存困境,中甲联赛在危机中迎来新赛季——开幕式的承办方三易其主,开赛前不到两周有球队宣布解散,开赛前五天才正式敲定赛程,仅这三项便足以证明今年将迎来扩军的中甲联赛前路将会非常艰难。

  按中国足协原计划,本赛季中甲联赛开幕式将在成都举行,负责承办的是去年中乙联赛冠军四川安纳普尔那俱乐部,但四川省足协在2月26日发布的一纸声明却彻底打乱了计划:“由于四川安纳普尔那队存在转让的不确定性,决定放弃承办2019赛季中甲联赛开幕式。”按惯例,中甲联赛开幕式一般都在升级球队所在城市举行,不过安纳普尔那的资方转让肥皂剧闹了一整个冬天,这一选择看来本身就很不明智。当安纳普尔那放弃承办后,中国足协立即联系了2月25日才因延边队解散递补升级的陕西长安竞技俱乐部。按理说,从陕西火爆的球市,以及历史上曾举办过中超、中乙开幕式的经验来看,该选择似乎不错。但现实却是短短一天后,陕西方面经内部讨论,以“准备时间太紧张太仓促,来不及准备”为由拒绝中国足协的提议。无奈之下,中国足协找到了原开幕式备选城市杭州,杭州绿城俱乐部也终于没让闹剧延续下去。3月5日,浙江绿城俱乐部宣布将于3月10日在黄龙体育场承办2019赛季中甲开幕式,但由于准备时间实在过于仓促,开幕式将在保留必要程序的大前提下“一切从简”。

  与开幕式三易其主的慌乱相同,本赛季中甲赛程也差点“迟到”。按惯例,中甲赛程会在中超赛程公布后一周出炉,但今年却比中超晚了一个月。屡次“跳票”的原因正是多家俱乐部在赛季准备期状况频出:先是四川安纳普尔那俱乐部险些因资金问题退出,紧接着浙江毅腾因“硬件不达标”未通过准入审核而降入中乙,随后延边俱乐部因拖欠税款宣布解散……连续的变故令中国足协竞赛部的工作人员手忙脚乱。与中超球队看似光鲜的外表相比,中甲开幕前的这一系列麻烦,也终于让外界看清了国内中小俱乐部“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普遍困境。

  这一现实完全暴露,也让舆论对即将扩军的中甲联赛格外担心。据中国足协的计划,中甲将在本赛季开启扩军之路,今年中甲、中乙联赛的升降级制度出现明显变化:中甲最后一名直接降级;中乙前三名直接升级;中甲倒数第二、第三与中乙第四、第五进行附加赛,以争夺两个参加下赛季中甲联赛的资格——这样,2020赛季的中甲参赛队将由现在的16支升至18支。虽然关于中甲、中乙扩军的呼声早已有之,但在如今这个足球资本泡沫被戳破的特别时期,扩军似乎不太合适:一方面,中甲新赛季靠着临时递补两家俱乐部才勉强保住16支参赛队的规模,联赛内部较为动荡;另一方面,中乙从上赛季起有多支俱乐部解散或退出职业序列,第三级别联赛自身也充满了不稳定性。这一系列乱象让人对中甲扩军的前景产生些许担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