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赛场难寻电视直播 球迷自己拍摄直播成亮点

  足球的中超中甲、篮球的CBA和NBL、羽超、乒超在中国,号称“职业”的联赛举目皆是,但“伪职业”的实情却不容乐观,由此也衍生出畸形的现状。中国篮协前掌门人李元伟在2010年曾说:“中国体育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职业体育。没有高度发达的职业体育,就不可能成为体育强国。”中国代表团在2012伦敦奥运会上勇夺38金,然而男女篮、男女排齐齐惨败、男女足球则干脆直接无缘参赛,“三大球”在伦敦的窘境证明了李元伟所言非虚。在通向“职业”的道路上,中国体育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电视直播:制作中甲比赛电视信号的费用需俱乐部自己支付,一些俱乐部则无力承担

  日前,中国足协以数字的方式诠释了中国职业足球联赛———30轮中超联赛,场均上座率19246人,创历史最佳;中甲联赛,23轮中甲联赛,场均上座率4094人。两级职业联赛近5倍的观众差,中国职业足球正在海水与火焰之间穿行

  一到周四,四川师范大学新闻学院三年级学生“丢丢”(绰号,应要求隐去姓名)总会习惯性的查看中甲联赛的赛程表。只要周末有成都谢菲联队的主场比赛,“丢丢”总是要告诫自己,“明天记得为DV充电,记得和张旭联系(成都谢菲联俱乐部工作人员)。”一直到成都商报记者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清楚自己几千块钱的DV到底为多少喜爱成都足球的球迷带来了快乐。

  同样是周四,深圳的“教授”(网名,应要求隐去姓名)就开始检查自己i-Phone手机的各项功能,并且提醒自己记得给手机充满电。他要用自己的手机直播周末深圳红钻队的主场比赛,作为球迷的他很理解球迷的苦楚,“教授”很无奈的在电话里对成都商报记者说:“我也知道靠这个直播的比赛效果好不到哪里去,但是对于球迷来说,有声音总比没有好,有经常卡的画面总比声音更好。”

  两支去年从中超降级的俱乐部,正以这样的切肤之痛体验着足球的残酷。中超联赛的全部比赛都由中超公司统一制作电视信号,所产生的费用由中超公司承担。到了中甲联赛,没有了统一赞助商,制作电视信号的费用就需要俱乐部承担。一年百万元左右的制作费,对于不少年投入只有千万元的俱乐部,无疑是巨大的负担,于是资金不够充裕的俱乐部选择了放弃聘请电视台制作信号,这才有了本文开头两位人物的周末生活,而足球就是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

  在资讯异常发达的今天,原本不应该是问题的事情,却因为中甲不少球队没有电视直播画面,而让许多事情回到了原始阶段。“更多的时候是靠私人关系打电话四处打听,这样的方式与看到对手的比赛录像差别很大,对对手的了解程度肯定不够”,成都谢菲联队一名教练告诉成都商报记者。

  正是因为录像的问题,不少俱乐部总会提前一两轮安排专门的技术人员到客场与录制即将面对的对手的比赛录像,这样对对手进行技战术分析。或者是助理教练提前到客场观看对手的比赛,这让中甲赛场上进行出现对手教练组的身影。上周,成都谢菲联俱乐部就派出专人到北京录制了对手呼和浩特东进队与北京理工大学队的比赛,并且把录像送到了留在沈阳备战比赛的成足教练组手中。

  “如果俱乐部还是今年这样的情况,我会一直坚持下去。现在已经大三了,我还真没有想今后的工作道路,我的梦想就是当一名足球记者,现在这样的业余工作,我很满意。”———“丢丢”

  本赛季,成都谢菲联队的主场设在了双流体育中心,球场距离市区比较远,球迷到现场看球很不方便。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联赛一开始俱乐部就考虑利用网络电视PPTV中国平台来直播主场比赛,但第一场的直播以失败告终。俱乐部第2场比赛,选择了网络软件“YY语音”进行语音直播,而这样被球迷戏称为“意淫”的直播一直延续到现在的客场比赛。“客场比赛前,我们通过论坛和刀锋球迷协会,与在客场地能到现场观看比赛的球迷取得联系,比赛开始,我给这个球迷一直保持电话,由球迷直播比赛。”俱乐部工作人员表示。

  客场用“YY语音”,主场的直播问题成为俱乐部相关人员的工作重点。经过学习和钻研,所有的技术问题总算得到了解决,“通过网络把信号传输给PPTV,然后由他们的设备转换后,在网络上进行直播。”要提供信号源就需要设备,俱乐部的这个困扰迅速通过球迷论坛传开,“丢丢”就这样当上了义务的摄影师。“我的梦想就是当足球记者,所以选择了学新闻。看到他们没有设备,我就报名了,我用自己的DV,而且专业也学了电视制作,正好能派上用场。”“丢丢”表示。

  “我的机器没法与电视台的相比,而且比赛就一台机位。只能摆动设备跟随球移动,而没有办法进行摇动,大部分时候都是远景。只有进球的时候,才会把镜头推近。”“丢丢”这样描述自己的工作。“比赛的时候,基本上能保持有4000名以上同时在线观看。”PPTV的工作人员透露说。“这个数据我们还是很兴奋,就算是按照一个在线一个人观看,加上现场的三四千名球迷,也有近万球迷在关心着我们。而且你要知道,这个直播的效果并不好,时常出现画面卡的情况。”谢菲联俱乐部工作人员评价说。

  摄影师是业余的,有了画面就需要解说,最开始俱乐部选择了工作人员解说,后来通过球迷论坛筛选出了一名球迷充当解说员,一切都很“山寨”,但他们对足球的热爱却一点也不“山寨”。“我能做的就是接送他们到球场,很多时候收拾设备,他们还要帮我搬电脑,球迷真的很了不起”,谢菲联俱乐部工作人员张旭这样评价说。

  与成都谢菲联一起降级的深圳红钻也遭遇了与成足一样的困境,现在被深圳红钻球迷戏称为“FCTV5”的画面的直播源自论坛里网名“教授”的球迷。

  “你叫我教授吧,我在论坛里也是这个名字。”打通“教授”的电话,他这样描述着自己的身份。“其实去年之前,我从来不看国内的足球联赛。直到特鲁西埃担任深圳队主教练,我开始看深圳队的比赛,我喜欢他走地面的战术。”因为特鲁西埃看球的“教授”,每个主场都坚持到现场观看比赛。后来他发现,深圳队的主场比赛,论坛里有球迷会把用手机拍摄的进球画面在第2天上传到网络上。于是,从事IT行业的“教授”想,“我能不能尝试用手机直播比赛?”7月,深圳红钻与北京八喜队的比赛,从事IT工作的“教授”第一次尝试了用i-Phone手机在球迷论坛上直播比赛,但是画面和效果非常不理想。“后来,我通过了解,知道了直播最好用直播软件,还要给手机加镜头,让画面更大一些。另外,还需要脚架保持平衡”,“教授透露说。要做这些工作,他一个人已经忙不过来,于是他拉到了另外两名球迷朋友帮忙,比赛的时候一个球迷负责保持脚架的稳定性,他和另外一名球迷充当解说员。

  “因为深圳的主场没固定的网络信号,我们只能用3G来直播,所以经常要卡,现在的效果,我觉得已经比较满意了”,“教授”说。“教授”发现,现在每场直播的网页,有100-200人观看,这让他有更大动力。

  欧洲冠军杯冠军主力前锋德罗巴、德甲冠军队前锋巴里奥斯、巴萨中场凯塔、前法国国脚阿内尔卡;单场赢球奖金1000万元;贵州人和与广州恒大队现场观众人数59000多人从外援质量到观众的热情度,中超联赛都进入了中国职业足球联赛的最鼎盛时期。

  “看这个比赛,总感觉不真实,恍然以为在解说欧冠”,这是央视记者在解说上海申花队比赛时发出的感叹。据上海媒体记者透露,在引进德罗巴和阿内尔卡后,申花队的上座率稳定保持在两万人左右,“比去年联赛至少翻了一倍。”根据足协的统计,北京国安和广州恒大的上座率排名前两位,都超过了37000人。“因为安保原因,数据的统计有些出入,恒大队的现场观众人数平均应该不止37000人,恒大队的主场上座率比足球联赛最红火的广东宏远时代还要高。”《南方都市报》记者评价说。当然,今年公布的数据标王来自贵州人和队与广州恒大队的比赛,现场观众人数超过59000人,这几乎是体育场观众人数的极限。就连今年才从南昌搬到上海金山的上海申鑫队,目前现场的观众人数也比较稳定的保持在15000人左右,

  现场观众人数的增加,意味着联赛的人气正在旺起来,各俱乐部的大投入就更有盼头。贵州人和队战胜广州恒大队,俱乐部支出了1000万元的赢球奖金,这几乎是不少中甲俱乐部一年的开支。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