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日报

  “希望我们能够继续保持低调和谦虚,认识到明年的困难会更多,然后一步一个脚印,打好每一场比赛。”率队夺得本赛季中超联赛冠军后,上海上港队主帅佩雷拉居安思危。正如他所说,上港队本赛季首度问鼎,既打破了广州恒大队的垄断之势,也反映出联赛正在形成群雄逐鹿的崭新格局。未来,中超的竞争可能会更加激烈。

  恒大队自2011赛季参加中超以来已连续7个赛季夺冠,加上两次捧起亚冠联赛冠军奖杯,风光一时无两。不过,对于联赛的长远发展,恒大队一枝独秀的局面并不是好事。本赛季上港队成功扮演了终结者的角色,在最后的争冠阶段主、客场“双杀”恒大队,进而提前一轮登顶。至此,上港队实现了为之奋斗多年的冠军梦,也给中超增添了不少活力,联赛旧秩序受到强有力的冲击。

  回顾上港队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这支球队的前身是上海东亚,东亚队的很多本土“骨干”都出身于崇明岛根宝足球基地,如武磊、颜骏凌、王燊超、吕文君、蔡慧康等人,在徐根宝“十年磨一剑”的悉心栽培下成长起来。得益于此,上港队逐渐打造稳定的主力阵容,尤其是本赛季,对比恒大队,双方外援均属顶级配置,而正值当打之年的“武磊们”较恒大队略显老化的国内球员更具战斗力。武磊以27个进球荣膺“射手王”,更是终止了外援对中超“金靴”长达10年的垄断。夯实青训基础、加强造血功能,恰是上港队夺冠的重要法宝,也为中超乃至中国足球带来了有益的启示。

  当然,球队成绩的好坏还取决于俱乐部的投入。以上港为例,尽管今年两个转会期均未更换外援,但该队外援薪资总额仍高居中超第一,奥斯卡、胡尔克等4人的税后年薪共约4500万欧元。恒大队则在今夏引进塔利斯卡和保利尼奥后,才达到这一数字。另据统计,上港俱乐部近4个赛季的总投入高达70亿元人民币,球队也得以从中超“升班马”攀升至联赛冠军。

  保级方面,贵州恒丰队提前两轮降级,另一个降级名额直到末轮才产生:长春亚泰队与天津泰达队、重庆斯威队积分相同,因胜负关系的劣势不幸降级。这几支队今年都缺少大手笔引援,在中超各队身价榜上也排名靠后。可见,要想留在中超,没钱万万不能。相反,上港、恒大、山东鲁能、北京中赫国安4支身价最高的球队皆跻身前四,包揽了明年亚冠的参赛席位;国安和鲁能会师足协杯决赛,前者时隔15年再度捧杯,迎来复苏。

  此外,昔日“土豪”天津权健、河北华夏幸福和主打“美丽足球”的广州富力等队本赛季均曾深陷保级泥潭,表现远低于预期。江苏苏宁队排名第五,和上港同为防守最好的队伍。这些球队如能补齐短板、重整旗鼓,明年有望对争冠集团造成冲击。值得注意的是,上港、恒大、鲁能、国安明年均面临三线作战的严峻考验;特别是上港队,在首尝中超冠军滋味后,势必会在亚冠赛场寻求突破。不过,这4队现有的阵容厚度均比不上2013年至2015年的恒大队,能否兼顾好各条战线,还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与俱乐部的投入相比,政策也是影响联赛格局的重要因素。自去年以来,中国足协针对职业联赛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其中“引援调节费”促使不少俱乐部放弃大手笔引援,“U23新政”则考验着各队年轻球员的储备和能力。本赛季中、后期,因组队参加亚运会、组建U25国足集训营,足协又两次临时大幅调整“U23新政”,个别俱乐部适应起来并不容易。例如中超“升班马”大连一方队,由于数名年轻主力被征调,赛季末战绩平平,最后惊险保级。

  本月20日,足协将在上海召开各级职业联赛的总结会,并公布备受关注的中超“注资帽、薪酬帽、奖金帽、转会帽”细则及外援政策、转会办法等。据了解,明年中超或将恢复“五外援”注册机制,外援上场情况要视被抽调的国脚数量而定。关于“限薪令”,此前有消息称,国内球员的年薪将控制在税前1500万元以内。总之,各俱乐部都要等这些新政出炉,才能真正展开新赛季的引援和备战工作。

  在告别“垄断时代”后,中超可谓群雄并起,而足协新政等“X因素”或将进一步加剧联赛格局的变化。

  本报讯(记者王笑笑)中国羽毛球队将于下周迎来今年最后一项重要赛事——世界羽联巡回赛总决赛。昨天,国羽单、双打组主教练夏煊泽和张军在京对队伍2018年的表现进行了总结。两人表示,中国队今年最大的收获便是年轻队员开始成熟、成绩趋于稳定,各单项新生力量均有亮点呈现。

  夏煊泽认为,今年队伍最可喜的是一些年轻队员逐渐开始冒头。其中,石宇奇首夺有“小世锦赛”之称的全英赛冠军,陈雨菲在中国公开赛中打破了女单长达两年的“冠军荒”,何冰娇战胜主要对手的频率也有提升。“尤其女单,整体厚度在慢慢增强。”夏煊泽坦言,中国女单若要复兴,确实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我们的目标不会变,要力争在东京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

  而男单在连续两届世锦赛丢冠之后,也开始注重后备人才培养和梯队建设,“现在人才也慢慢多了。明年奥运积分赛开始时,会有更多人参与到竞争中。”

  张军则表示,今年混双表现稳定、男双大赛战绩优异,都得益于人才储备充足。而女双因为里约奥运会和天津全运会后大批选手离队,成了“最困难单项”。下周,国羽将展开集训,从全国抽调1996年至2000年出生的女单、女双选手,筛选、挖掘好苗子充实到女双队伍中,扩大人才基数。

  同时,张军还透露,为了备战东京奥运会,国家队5个单项组都将进行“扩军”。此外,国家二队和青年队的人数也将增加,各梯队之间如何衔接也是教练组的重点课题。“这些事,我俩之前考虑得不多,以后要多考虑。”张军说,“只有梯队建设完善、人才储备丰富,队伍才能健康地发展下去。”

  明年,国羽的重点比赛任务是5月在南宁进行的苏迪曼杯、8月在瑞士巴塞尔进行的世锦赛以及4月29日打响的奥运积分赛。张军表示,全队最大的目标就是打好积分赛,争取满额参加东京奥运会。不过,由于大小数十项比赛贯穿全年,如何根据不同队员的个体情况安排参赛计划、处理好赛练关系,是教练组工作的重中之重。“但羽毛球的规则就是这样,所以要讲究策略。”夏煊泽说,“一定要做好规划,争取以较好的排名进入奥运会前最后一个冬训。”

  网易薄荷直播近日在官网公布了将全面关停运营的消息,另一家土豆泥直播也“官宣”了暂停直播服务的公告。两大直播平台同时宣布告别,令用户们唏嘘不已。

  2016年还如日中天的直播行业,短短两年竟然有了渐近黄昏的感觉。一度主宰年轻人业余时间的直播风潮,为何这么快就“凉凉”了?

  临近年底,直播行业寒气逼人。网易薄荷近日在平台首页发布了名为《我曾经遇见过你》的停服公告,宣布由于“业务调整原因”,即日起停止下载和充值,将于12月31日全面关停网易薄荷的运营。

  背靠网易,薄荷直播在2017年5月上线多天。在薄荷直播推出一周年之时,平台还宣布注册总用户数突破了6000万。但好景不长,平台关停让外界始料未及,不少主播都十分诧异,倍感惋惜。

  另一家主打“直播+电商”的直播平台“土豆泥”,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宣布关停。今年关停的直播平台还远不止这两家。11月,全民直播已经选择离场,上海办公室人去楼空,一波一波的主播上门讨薪。王思聪旗下的熊猫直播,今年也传出欠薪、融资困难的消息,而更多的小直播平台依旧在风雨里飘摇,苦苦支撑。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薄荷直播为何猝然关停?艾媒咨询集团CEO张毅认为,薄荷直播进场时,国内秀场类直播大局已定,直播江湖早已瓜分殆尽,留给后来者的新机会不多,遭遇市场巨大挑战不足为奇。

  在北京某高校读播音主持专业的王薇喜欢唱歌,她常常登录直播软件献唱几曲,还总把直播链接发到朋友圈里。今年开始,直播链接开始被越来越多的短视频取代,以前每晚都在宿舍直播的她,现在没事儿就拉着室友一起拍摄短视频。

  “不玩直播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觉得短视频更好玩儿。”王薇说,她入驻的直播平台都推出了短视频功能,相比直播,短视频更有趣也更容易保存,制作起来也简单,只是不能接受粉丝打赏。

  在一位直播从业者看来,曾经风靡一时的直播尤其是秀场直播,已然不能满足受众的需求,内容同质化导致受众审美疲劳,成了用户流失的罪魁祸首。一些直播平台频频出现的直播乱象,也消耗着用户的好感。

  手机里曾下载了四个直播软件的小文感慨,经常转一圈却发现所有主播都在“尬聊”,一些人为了让网友刷礼物不择手段。没过多久,他就厌烦了主播们的套路,干脆卸载了所有直播软件。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最新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74.1%的网民使用短视频应用,各热门短视频应用的用户规模达5.94亿,超过直播用户;直播应用的用户使用率为53%,比去年年底下降了1.7个百分点。

  不过,失去了薄荷直播的网易,还保留着涉足游戏娱乐业务的CC直播。“直播已死”的唱衰声不绝于耳,为何网易拿着游戏娱乐直播的蛋糕不肯放手?

  张毅分析,游戏、音乐、教育等垂直领域的直播依然有稳定的用户群,还不至于说直播行业已穷途末路。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从去年开始,直播行业用户规模增速就在明显放缓。艾媒咨询昨天向记者提供的《第三季度直播行业监测报告》显示,在线直播用户增长率逐年降低,头部平台获取了行业内更多的用户和资本之后优势明显。如游戏直播和娱乐直播平台的头两名,月活跃用户都超过了1000万人。

  如今的新生代消费群体兴趣广泛,但又很难对某一领域保持持久的热情,这让直播和短视频平台未来都面临考验。最终,优质有趣的内容才是吸引用户的最大“法宝”,不能持续引发共鸣的平台终究会被淘汰。

  本报讯(记者孙杰赵鹏)医改重大举措药品带量采购政策开始落地。昨天下午,带量采购谈判传出的消息引发A股、港股医药公司股价纷纷跳水,整个医药板块遭到重创,市值蒸发近1300亿元。

  所谓带量采购,简单说就是以量换价,用试点城市的主要市场份额,换取相关药品的最低价。因此,带量采购虽然会增加中标药企的销量,但产品价格大幅降低,同时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其业绩。

  药价虚高一直顽疾难除,为降低药品价格,国家医保局今年9月试点联合采购,并公布第一批带量采购清单。根据上月公布的《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带量采购将在4个直辖市和广州、深圳、沈阳、大连、西安、成都、厦门等7个城市试点(即“4+7”),首批带量采购目录共涉及31个品种。这也是国内药品招标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跨区域联合采购。

  昨天下午带量采购在上海开标。参与谈判的药企人士透露,中选品种大幅度降价,超过市场此前预期。如恩替卡韦降价90%,恒瑞厄贝沙坦降价60%,京新药业氨氯地平以0.14元的价格获得预中选资格,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韦分散片以0.62元的价格获预中选资格。

  消息一出,瞬间引发医药股集体跳水,乐普医疗、贝达药业、普洛药业跌停,华东医药、泰格医药大跌超过9.5%。复星医药、万孚生物、丽珠集团、海辰药业、海正药业、恩华药业等逾20只个股跌幅超过5%。港股医药股也几乎全线受到重挫。中国生物制药大跌近15%,石药集团大跌14.48%,复星医药港股大跌10.49%,三生制药、绿叶制药等跌幅也超过10%。

  医药股昨天遭机构大幅抛售。盘后数据显示,乐普医疗被两家机构买入3862万元,两家机构卖出4492万元,机构净卖出630万元;一家机构买入华东医药1520万元,三家机构卖出1.25亿元,机构净卖出1.1亿元。

  实际上,此前带量采购方案一经披露,就已牵动市场神经,A股医药板块迅速调整,多只白马股纷纷大幅回调。

  “此前带量采购的预期降价幅度就是30%至40%。”一些医药业内人士认为,医药股大跌的直接原因就是“4+7”带量采购政策威力显现,招标价低于预期。对制药企业来说,带量销售将利好大型正规、研发能力强的药企,并有利于整个市场的规范,反之,一些研发实力不够的药企,其市场空间可能会进一步受到挤压。

  带量采购给很多消费者带来了降低用药负担的希望。不过,也有部分专家担心带量采购执行的后续效果,毕竟医药行业需要巨资投入研发,如果药价过低,并不一定有利于行业长期可持续发展。

  本报讯(记者李远飞)本月11日至16日,2018年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将在杭州举行。中国游泳队日前公布了42人的参赛名单。之前曾一度传闻不参加此次比赛的孙杨最终出现在名单当中,这意味着他或将在职业生涯中首次参加短池游泳世锦赛。

  中国游泳队的这份42人参赛名单中,包括19名男选手和23名女选手,孙杨、徐嘉余、汪顺、李朱濠、余贺新、闫子贝、傅园慧、王简嘉禾、刘湘、叶诗文等名将悉数在列。

  因为距离短,在短池游泳比赛中出发和转身技术的重要性大大提升。孙杨虽然在游程中的技术属于世界顶级,但出发反应和转身一直是他的弱项。也正因为如此,孙杨虽然参加过6届长池游泳世锦赛和3届奥运会,但却从未参加过短池游泳世锦赛。不过,由于短池游泳世锦赛的参赛选手必须要在规定时间内达标以获取参赛资格,而孙杨此前并没有参加过短池游泳达标赛,因此没有单项达标成绩,所以此次他在杭州如果出战,将只能参加接力项目的角逐。

  本报讯(记者赵晓松)作为老少皆宜的健身项目,健美操近年来在本市越来越流行。日前,2018年北京市健美操锦标赛在地坛体育馆举行,比赛吸引了来自全市11个区的中小学校、俱乐部及专业院校共84家单位的近1000名健美操运动爱好者参与。

  本次比赛由北京市体育局主办,北京市体育竞赛管理中心、北京市健美操体育舞蹈协会和地坛体育馆承办,是全市最权威、影响力最大、持续时间最久、群众认可度最高、参与人数最多的操舞类赛事。据了解,比赛特别针对不同年龄层设置了不同的项目,参赛选手最小的只有五六岁,最大的超过60岁。

  赛事承办方表示,健身操舞类项目是国家体育总局近年来推广普及的大众健身项目之一,深受广大群众喜爱,在北京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此次大赛的举办,一方面是践行十九大精神,贯彻落实《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促进北京群众健身活动蓬勃开展,营造良好的健身氛围,另一方面是引导市民形成文明、科学、健康的锻炼方式,吸引更多市民投身到健身运动中来,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筹办营造良好的气氛,为建设体育强国作出贡献。

  在昨晚进行的2018至2019赛季CBA联赛第16轮角逐中,北京农商银行队客场107比104险胜山东队。供图/东方IC

  本报讯(记者赵鹏)中消协昨天发布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数据报告2018》显示,共享单车押金难退、“双11”前后虚假促销投诉占比高、约2成新房装修半年内隐蔽工程就会发生问题,成为今年消费者投诉的热点。

  根据投诉数据,电商行业消费投诉中服务类投诉占26.51%遥遥领先,日用家电类投诉占20.27%位居第二,母婴类投诉在总投诉量中以19.27%排名第三。

  2018年,针对电商行业投诉的问题主要集中在虚假促销、质量、售后、信息泄露、物流、网络售假、退换货、发票、高额退票、霸王条款等领域。其中,虚假促销的投诉占比高达27.42%,“6·18”、“双十一”活动前后尤为严重。被投诉商家不同程度存在活动前大幅度提价,再进行各类所谓的促销、打折活动。

  中消协方面还介绍,随着部分共享经济企业频繁曝出挪用押金、企业倒闭、退款难等问题,共享经济的投诉量在2018年呈现上升趋势。其中共享单车投诉量占比最多,达67.5%;共享汽车投诉量居其次,占比21.8%;共享充电宝投诉量占比10.9%。

  在共享单车投诉中,问题最多的是“退押金难”问题,占比高达71.8%,其本质原因是由于共享单车企业倒闭,行业缺乏有效监管。在共享汽车投诉中,问题最多的是“乱收费”及“大数据杀熟”问题,总体占比达65.2%。

  本报讯(记者董禹含)工信部昨天公布《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自2019年6月1日起施行,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研发设计企业借用生产企业的生产能力申请准入。这意味着造车新势力的代工模式获得认可。

  根据《办法》,申请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准入的,应当具备下列条件:具有法人资格;按照国家有关投资管理规定完成投资项目手续并建设完成;有与从事生产活动相适应的场所、资金和人员等;有与从事生产活动相适应的产品设计开发能力、生产能力、生产一致性保证能力、售后服务保障能力等。《办法》同时特别规定,因采用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等原因,不能满足准入条件的,企业在申请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时可以提出豁免申请,以鼓励企业进行技术创新。

  汽车产业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等发展形势下,产业链分工进一步细化。《办法》鼓励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之间开展研发和产能合作,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委托加工生产。鼓励道路机动车辆研发设计企业与生产企业合作,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研发设计企业借用生产企业的生产能力申请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

  造车新势力众多,但获得生产资质的很少。此次《办法》发布意味着代工生产合法化。业内人士认为,代工合法化意味着造车新势力的产品将会更快地投入市场,减轻自身在产能、制造环节上的压力;而对传统车企来讲,代工可解决产能过剩问题。

  本报讯(记者董禹含通讯员齐佩东赵天浩)5日开始,华北地区气温骤降,降幅约3℃至10℃,使天然气阶段性的需求量激增。陕京管道日输气量昨天首次突破2亿立方米,至2.129亿立方米,超出日输气量历史最高纪录3290万立方米,达到历史峰值。

  陕京管道系统是首都及整个北方地区的供气主力。中石油北京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调控人员介绍,目前,所辖11座压气站日夜不停,共有15台压缩机组连续满负荷运行,日输气量和机组运行数均创历史新高。

  在北京,冬季5个月天然气使用量占全年总气量的70%以上。气温下降1℃,北京地区每天用气增加约400万立方米。今年,北京煤改气进程明显加快。随着大量单位锅炉和居民灶具的更换,据北京管道公司测算,北京2018年至2019年冬季的每日天然气需求量最高将从1.1亿多立方米升至近1.3亿立方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